#腐向#
圣斗士/T&B/假面骑士/蜘蛛侠/游戏王。 安定脑洞搞paro,自己产粮自己吃。
然而长期产不出来【。
现在基本是个废人,日常杂物比文多……
想象力缺乏,天生负面情绪重。长期一人玩,想做一个随心所欲不受别人影响的人。

LOF这边叫羊肉
渣图请走子博《画废的挡雨棚》(嗯
长期情绪低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好。
跟某些人生气只是浪费时间,道不同不相为谋。
短暂恢复写文状态,十分任性了
=======

YGO腐向综合297578073,trpg跑团进行中,有兴趣加的欢迎

和平世界

填坑,这一节没写完也发了,但我是绝对不会拖到第5节的【握拳】

上回

==========

04

回到家将近晚上十点,本来吃完饭就该回家了结果被零伊拉去喝酒,然后两个人讨论起育儿经就是一两个小时。喝完酒,拎着一口袋东西的扎克被零儿,就是零伊在这个次元小几岁的弟弟,开车送回了家。

到了自家门口,扎克下车刚刚关门,零儿摇下车窗叫住了他。

“扎克,今天我姐没给你添麻烦吧?”

“啊,没事没事,不要在意。”

“最近她太爱找人喝酒了,不知道是不是在公司压力太大。明明知道自己酒量差就别喝那么多酒才对,我又不是每次都能来接她。谢谢你今天帮忙照看她。”

“这个嘛,人都有压力大的时候,总要有发泄途径的。”扎克打个哈哈,毕竟对面什么都不知道他也不好说什么,“赶紧回家照顾你姐吧,也谢谢你姐送的礼物。”

“你是我姐的朋友,送点小礼物也没什么。那个……”零儿打开副驾驶的储物箱拿出一个长方形盒子,“这是我出差买的巧克力,挺好吃的。给孩子们带的,一直没时间拿过来,今天正好。”

“我都收了你姐的东西,怎么好意思……”

“她是她,我是我。就当是份心意。嗯——就这样吧,我回去了。”

“那,再见?”

“再见。”

看着零儿的车子离开,扎克看看手里的东西,转身往家里走去。

“这两姐弟,今天是吹的什么风,怎么都喜欢出差带东西?”

 

在这个次元,知道所有真实的只有扎克零伊二人而已,就算是跟这个次元的其他人说,也一定会被当成神经病。孤岛一般的未知世界,力量所剩无几,也无法对这个新次元产生干涉,若是一个人不一定能活下去,若是两个人,说不定还有生存下去的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选择了合作。事实上是新次元诞生时消耗了大量的能量,导致扎克和零伊的力量虚弱了很多,但此时两个人都不知道这时自身力量衰退的原因。

就算是数年后的现在,即便力量恢复了些,扎克或者零伊都无法对这个次元产生较大影响,只能通过潜意识略微改造周边环境。游矢他们会出现,正是扎克长年潜意识积累的结果,或许是愧疚,或许是连扎克自身都未知晓的原因,让他产生了想再见到游矢他们的愿望。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他现在唯一的愿望,便是看着这些孩子顺利成人,走上另一条可能性的道路。

 

扎克开门进了玄关,一按门口的走廊灯却看到游矢和游斗靠在一起,坐地上睡着了。“怎么回事?”扎克心里紧了一下,赶紧叫醒游矢和游斗。

“喂,游矢、游斗,快起来,你们怎么在这里,快回房间睡觉。”

“嗯,扎克……扎克?扎克,呜……”游矢慢慢醒过来,看到扎克没过几秒眼泪开始在眼睛里打转。

“好了好了,不哭不哭。”扎克摸摸游矢的头安抚,“唉,游斗你干嘛掐我!?”

“扎克你这个笨蛋,为什么这么晚都不回来。”游斗嘟着嘴,表示自己很生气。

“我不是发短信说会晚点的吗?”

“可是也太晚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啊,我,对不起……”

“哎呀哎呀,终于回来了。我说门口怎么这么吵。”游里站在与玄关相对的楼梯口,一手撑着墙,居高临下看着站在门口三个人。

“……游里,你这样好恶心。学校排练入戏太深了?”游矢和游斗同时说。

“烦死了啊,我还在气头上呢!扎克你居然连今天是什么日子都不知道吗?”

“啊哈哈……抱歉抱歉,应该早一点回来的,是我错了。我不该这么晚才回家。我带回来了零伊阿姨的礼物,用这个做补偿好不好?”扎克挠挠头,对这几个孩子完全没办法,“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们为什么要等我回来?”

“扎克你居然不记得?今天是你的……”

“游里,这个等下再说!”游斗比了个禁声的手势。

“?”扎克不明所以。

被孩子们牵着走到二楼客厅,游吾果然趴在沙发上睡得正香。扎克一眼就看到桌子上摆着一个歪歪扭扭的圆形蛋糕,旁边还放着两个数字形状的蜡烛。“难道我忘记了?”扎克心里这么想着。而游里走到游吾面前一阵猛得摇晃。

“喂,笨蛋,快起来,扎克回来了。”

“谁是笨蛋啊!”

“果然叫你这句保准起来。”

“我还在睡觉啊,干嘛啊!”

“扎克回来了。

“扎克!?”

听到这句游吾一下蹦起来看着游里:“快快,蜡烛呢?什么时候吃生日蛋糕?”

“是谁的生日啊?”

“当然是扎克你的了!”

“我的?”

“唉?”游吾完全没注意头上。

“暴露了。”游里像个大人似的扶额头,“明明早上还说不想吃面包,蛋糕不是一样的吗?”

“但是生日蛋糕不一样啊!”

“哪里不一样啊!”

“就是不一样!”

看着游里和游吾在那争论,扎克突然想起来赶紧把手里的袋子打开来开。小男孩的玩具和外地特产,还有一个盒子,里面是被一颗浅蓝色的灵摆,还有一张纸条:“在‘这个世界’的31岁,多少还是庆祝一下吧,生日快乐。”说起来,扎克在这个次元的生日一次也没有庆祝过。

“为什么你们会知道我的生日?”

“游矢上个星期看了你的驾照,上面有……”游斗说。

“因为扎克收养我们之后每年都只给我们过生日,完全没提过扎克你自己的生日。上星期我找东西看到了你驾照上有写的就是今天,所以我就和大家商量想给你过个生日。”游矢低着头,紧紧拉着游斗的衣服,“我们以为你今天出去了很快就会回来,想给你个惊喜。用店里的材料做了这个蛋糕。”

“扎克的年纪是我算的,今天扎克31岁!所以蜡烛选的也是3和1。”游吾突然插话。

“游吾你快闭嘴,我们准备的惊喜都因为你泡汤了!”游里打断了他。
“我又不是故意的!”游吾反驳回去。

三十一岁,扎克在旧世界未曾到达的年纪。保留的旧世界记忆里,他曾想过作为普通人,三十岁的自己是否已有重视的朋友,有心爱的妻子,有一两岁大的孩子。那个时候的自己顶多只有二十出头,这样那样的想象也只不过是作为顶尖决斗者的他在休憩时间的放松罢了。
因为他自己,是看不到未来的。
没有朋友才只有决斗怪兽作伴,看不到未来于是吞噬现在。而那个事件的结局,真是看上去可怜而又可笑。

“今天你们都好奇怪,我说怎么回事呢。”扎克摸摸身边游里的头,“生日什么的,想给我庆祝就直说嘛。今天你们零伊阿姨也是,神叨叨的。”
“可是惊喜也没有了。”游里撇嘴,很不高兴。
“没有惊喜也没关系啊,你们愿意给我庆祝生日我就很高兴了。谢谢你们,我可是第一次过生日哦。”
“以前扎克的爸爸妈妈不给扎克过生日吗?”游吾歪着头想不明白,“就算是小时候,父母应该也会给小孩子过生日吧。不过我们都没见过扎克的爸爸妈妈。”
“我的爸爸妈妈很早以前就不在了吧,有没有过生日我也记不清了。所以今天就当作第一次过生日好了。谢谢你们。”
“嗯……”四个孩子乖巧地点了点头。
“不说这个了,我们吃蛋糕吧,游矢把刀给我。大家肚子有没有饿,还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们做,前提是家里有能做的材料。”
“太好了,我想吃扎克做的汉堡要有大块的肉!”游吾跳得老高。
“蛋炒饭,要加番茄。”游斗红着脸。
“我也要,扎克我也要。”游矢举着手。
“拉面……我看过家里还有材料做这个。”游里半眯着眼。
“我知道啦。但是吃完就要乖乖去睡觉哦,明天还要上课呢!”
“好——”孩子们异口同声。

乒乒乓乓,收拾完已经晚上12点,扎克终于把四个孩子给送到三楼睡觉的房间。“哇,累死了。”回到二楼他就瘫坐在地上,看着摆在茶几上那个几乎被遗忘的蛋糕,用食指沾点奶油尝尝,突然笑出来:“哈哈,果然材料都被浪费了,好咸。”

“但是还不能休息。最近电视上放的打仗的在哪来着?”扎克站起来,走向了阳台。至此,这栋三层小楼的灯终于熄灭了。周围没有房屋,小房子在月亮的衬映下略显孤独,印在阳台地面上的影子开始变化,黑色的异形翅膀和不像人类眼睛的金色双瞳,没有任何人看过的扎克这样的形态。
这次与零伊的碰面,让扎克确定了一件事。在和平次元生活的数年间,她在不断积累着自己的压力。赤马零伊本来就是个做事不会想到自己的人,恐怕她自己都没觉察到那些突然出现的战争与她有关。积攒过多的压力放着不管,只会到整个次元包括他们居住的城市都卷入战争的境地,最后零伊也会变得和当初的扎克一样毁灭一切。

“老实说真不想再经历一次了,真是痛苦的回忆。那个女人积攒下来的影响结果还得靠我解决,到现在都还在添麻烦。话说这次是不是反过来了?算了算了,我就尝尝当救世主的滋味好了。”扎克自言自语着,此时阳台已不见他的身影,只有窗帘随风动了几下又垂下来。

—完—

2017.11.20
剩下的就一些乱七八糟的补充了,结果好多设定都没表现好【。】

评论(2)
热度(6)

© 文废的懒人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