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冷坑选手#
圣斗士/T&B/假面骑士/蜘蛛侠/游戏王。 安定脑洞搞paro,自己产粮自己吃。
然而长期产不出来【。
现在基本是个废人,日常杂物比文多……
想象力缺乏,天生负面情绪重。长期一人玩,想做一个随心所欲不受别人影响的人。

目前的头像是白八老师画的印象糖果,浓浓番茄味www
LOF这边叫羊肉,原意是ID融化以后会怎样,然后烤熟以后就是羊肉了w
渣图请走子博《画废的挡雨棚》(嗯
长期情绪低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好。
跟某些人生气只是浪费时间,道不同不相为谋。
短暂恢复写文状态,十分任性了

丧尸末日脑洞片段 霸王军篇

脑洞及设定源自群内讨论,继续丢人霸王军了。写完十分愉悦。

【前篇&原始设定】

2.
“哼,游戏我再说一遍,把人交出来。”
穿着白色长风衣的男人猛地一拍桌子,用些许愤怒的声音说道。
“抱歉呐海马君,我不能答应你。因为和别人约定好了,我不能毁约。”而与之对视的人,则是霸王军现任首领之一的武藤游戏。
游戏露出略微困扰的表情,仿佛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
“抱歉我真的不能答应你,我不管海马君是不是想利用抗体拯救人类,但是他和他的同伴既然进了霸王军的范围,我们就必会尽全力保护。很抱歉又让你白跑一趟了,还有什么问题欢迎下次再来。”
“你会为你的行为感到后悔的游戏!庸才,我们走!”海马哼了一声,衣服一甩头也不回得走了。他身边的手下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向办公桌前的两位霸王军现任首领点点头,拖着那个不知道有多重却是海马濑人随身携带的箱子追了上去。在海马即将踏出办公室门口的那一刻,他听到一个让他火大的嗓音:“欢迎有空再来啊,海马。”那是坐在办公桌上,悬空翘着二郎腿的副首领的声音。
“哼。”门被重重关上,也不顾手下有没有撞上房门。
“妈的海马濑人!”手下忿忿骂道,然后再次向两位首领道别后打开门追出去了。副首领感叹:“啊啊,城之内也真是辛苦,要不是为了静香怎么会跑去海马那里做秘书。”
“好啦另一个我,城之内够辛苦了,不要再欺负他了。”游戏笑笑,“送走海马君我们可能还有另一批人要见呢。”
“是,是……”像是小聪明被被发现却仍不甘心一样皱皱眉头,副首领跳下桌子,“话说回来,海马那家伙找我们这么多次,该好好处理这事了。” 
游戏右手撑着头,眼睛看着办公桌上的文件:“是啊,是该想想怎么处理了。”

话音未落,首领办公室的门“碰”一声被推开,来者是霸王军的前首领游城十代。
十代穿了一套宽松的运动衣,右手提着什么脸上表情也不是很愉快,他快步走到了两个现任首领面前,把东西铺在桌上狠狠一拍桌子。
“游戏前辈、亚图姆前辈,你们对我的霸王军做了什么!”
十代发问的同时,游星和布鲁诺也赶到了这里。
“十代不要冲动!”
不过他们两个已经来晚了,十代已经找上了两位首领。
“嚯——你的霸王军?”亚图姆拉长了声音,“可是现在掌管霸王军的是我和伙伴不是你吧,十代君。当年到底是谁,建起霸王军又凭空消失的,让我们这两个对后辈充满期待的前辈失望透顶。”
游星和布鲁诺看到凭空出现的一个巨大箭头插中十代后脑勺。
“啊啊啊旧事不要再提!我现在要问问你们霸王军现在的衣服都怎么回事儿!?短袖高领紧身衣就算了,连裤子都是那种紧身款的,还有每个人身上不绑几根皮带不套几根链子就不舒服是吗!走街上别人还以为我们霸王军是干什么的!”
“你对我和伙伴的审美有什么异议吗,十代?不对,我们可是在以这种方式纪念你。”
“哈?”
“那时候你巡逻都穿的是一套黑色紧身衣配红色风衣外套,有时候还会穿上戏剧社的那套盔甲。对吧伙伴?”
“等,等下……””
游星和布鲁诺看到箭头x1。
“是啊。”游戏自然而然接过话题,他闭上眼睛回忆过去,“一个星期还会戴几次金色美瞳,假装自己和霸王是两个人。还对那个电风扇一样的决斗盘情有独钟。”
“别……”
游星和布鲁诺看到箭头x2。
“你走了之后,为了纪念霸王军初代首领,我们高层就决定以你巡逻经常穿的那套衣服为基础重新改良,作为霸王军的标志性服饰。”
“不要啊……”
游星和布鲁诺看到箭头x3。
“唉,约翰这小子什么没学到,在你走后反而把你转变性格戴美瞳的那套学到了。怎么想约翰会变成那样,都是你的错哦十代君。”
“不,他不是一直都那样么!”前辈不要什么锅都推给我啊!”十代没忍住又一拍桌子,力气没控制好声响震得游星和布鲁诺后退两步。
“原来十代你以前……”布鲁诺简直不敢相信。
“十代,每个人都有年轻过,没关系的。”游星却表现异常冷静。
“我不是,我没有,不要说了啊——”十代气得直拍桌子,不停否认。
“等下我的重点是衣服,游戏前辈你要么把衣服改回以前的要么我打死也不穿这种!”
“可是十代君,你昨天不是也穿过了吗?”
“我是被忽悠的,那个不算,不算!”
“十代,你要记住霸王军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了。当初你离开的时候就该有所觉悟。”
“我……”
“话说回来,既然你是回来寻求帮助的,那就该好好遵守我们这里的规矩。”
十代烦躁地抓抓脑袋,从背后掏出不知道哪里出现的决斗盘:“啊啊啊我不管了!既然这个世界由决斗决定一切,决斗吧游戏前辈!我赢了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你还要把霸王军的衣服改回去。”
“十代冷静,衣服问题我觉得不是大问题,大家都要好好沟通。”
游星拉住十代,却被十代甩开了。
“这关乎我的尊严问题,决斗吧游戏前辈!”
“当然可以,开始吧。要是赢了该让十代君做什么好呢,不过现在你的对手是另一个我哦。”
“既然是伙伴的请求……”亚图姆恭敬不如从命,将一直放在办公桌上的决斗盘戴上走开几步,直到与十代拉开一定距离。
“决斗!先攻我拿下了!从手牌发动融合,将手牌的羽翼人和爆裂女郎融合,出来吧火焰翼人,我覆盖一张卡回合结束。”
“我的回合,抽牌!能与好久不见的后辈亲密交流我确实感动,但是你所做的没有任何意义,哦不对,我还是得感谢你一下。”看到自己抽到的手牌,亚图姆明白胜利已经是他的了。
“难道……”十代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没错!旋风发动,破坏对方场上的一张陷阱卡或是魔法卡,速攻魔法发动——融合解除!火焰翼人融合解除。然后我从手牌发动灵魂交错,把你场上的怪兽当做祭品,召唤黑魔术师!”
“……果然是黑魔术师。”
“还没完呢十代,二重攻击发动!丢弃一张手牌的怪兽卡,选择自己场上一只比丢弃怪兽等级低的怪兽,选择的那只怪兽在这个回合可以攻击2次。我选择的的怪兽自然是黑魔术师!黑魔术师直接攻击!”
黑魔术师飞到十代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哟师傅我们好久不见了,嘿嘿嘿。”十代挠挠头,尽力做出傻笑的样子,黑魔术师本来准备呼他熊脸的,见十代这个样子一脸嫌弃狠狠在十代头上敲了两个大包以后消失了,十代的lp变成了零。
“开玩笑的吧!!!”看来十代又一次挑战失败了,而且没想到黑魔术师竟然是这种反应。

“耶——”游戏跑过去与亚图姆拍掌,“不愧是另一个我。”
“完蛋了!”十代抱头,“我不想穿这种一看就就是给佬的衣服!经过游戏前辈和亚图姆前辈改造过的更可怕好吗!”
“没问题的十代,这样大家都是一样的了,我认为这衣服还挺方便活动的。”
“唉!?”
十代感觉到游星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只是在听完游星的话后十代感觉不妙猛得抬头。
无袖紧身上衣把游星的身线勾勒出来,左右手臂上各自套着两根皮带,手腕上也戴着皮革护腕还有与现任首领同款的皮裤和尖头靴。失算了,一味只想找前辈讨回尊严却忽视了同伴已经陷入敌人阵地。
“游星你的衣服?”
“换洗的衣服被后勤人员拿去洗了,多美婶就拿了一套出来给我们穿。我觉得还行,不过感觉缺了点什么。”
“布鲁诺呢?”
“我在这里……”
看样子布鲁诺也惨遭毒手了,只是用他平常穿的那件白外套遮住上半身,看样子和游星是同款装束。
“辛苦了布鲁诺,你一定是经过艰苦抗争后失败了吧。”
“唔……”布鲁诺无言点头。
十代闭上眼睛,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样的惩罚在等着他,真正的决斗者在输了以后是不可以哭的,是,一定是这样。

“那边的三个小家伙,追悼会结束了吗?”亚图姆说。
“前辈我要杀要刮随你便了。”十代右手握拳已经生无可恋。
“说什么呢,我不过就是和你玩了一次卡牌游戏。但是十代你输了就得接受惩罚。伙伴该你了,说吧。”
“嗯,十代君要在霸王军的这段时间内,每天都以霸王的身份在霸王军的地盘里巡逻吧。让多美婶重新给你做一套方便活动又能耍帅的,夸张一点的更好。必要时候还请跟着大部队清理丧尸老巢,我会让人带你的。”
“还有吗?”
“肯定还有啊,等我想好了再让你做。既然你向霸王军寻求帮助了,我当然不会让你在我们这里白吃白喝,得付出对等的东西才行。”
“游戏前辈是恶魔。”
“是吗?那么,现在让我来猜猜……”游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属扳手,“是哪位幸运的小朋友要被我砸碎膝盖呢?”

tbc
(放在最后的:打牌部分是一时兴起,灵魂交错是动画效果,不会打牌专门跑去看了动画参考和请教群内小伙伴才动了笔。蟹的那套自力更生画了出来 为什么我不会画画jpg )


【完全不会画肌肉】

评论(6)
热度(5)

© 文废的懒人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