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自绘
#腐向#
圣斗士/T&B/假面骑士/蜘蛛侠/游戏王。 安定脑洞搞paro,自己产粮自己吃。
然而长期产不出来【。
现在基本是个废人,日常杂物比文多……
想象力缺乏,天生负面情绪重。想做一个随心所欲不受别人影响的人。

LOF这边叫羊肉
渣图请走子博《画废的挡雨棚》(嗯
长期情绪低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好。
跟某些人生气只是浪费时间,道不同不相为谋。

=======

YGO腐向综合群297578073,有兴趣加的欢迎

士海士吸血鬼设定

注意这是个坑,下篇没补全的,只是重新发一下_(:3」∠)_


《缘》

 

 

气氛似乎有点微妙,士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眼前的家伙正两眼放光,期待他能吐出接近吸血鬼的办法。

“我说海东先生,你的表情可以正常一点吗?”

“啊啊失礼了,前吸血鬼先生。”

 

门矢士眼前这个叫海东大树的人,是个吸血鬼狂热爱好者,对各种吸血鬼的传说了如指掌,一直相信吸血鬼的存在。当他遇到门矢士之后,压抑在内心的狂热之魂在即将熄灭的时候终于燃烧起来了。因为某种契机,海东得知了士曾经是吸血鬼的事。按道理来说,人变成吸血鬼容易,但吸血鬼要变成人可就难了。在海东的想法里,吸血鬼怎么会放弃他的身份去做没有力量的人呢,这令他对士越来越好奇。

士晃晃双手,禁锢他的手铐一瞬间就被解开,坐在对面椅子上的海东不禁拍起手掌。

“哇哦,真厉害。”

“只是个魔术手法罢了。要说力量我还是有的,一副手铐是抓不住我的。”

“果然这个困不住你呢,阿士。”

“想做什么,你就直说。”

“你猜?”

“我可不喜欢猜谜。”

士站起来,缓慢地绕着椅子走了一圈,最后在海东的背后停了下来。他靠近海东的耳朵,轻声说道:

“虽然我现在是人类,你若是想变成吸血鬼的话,我还是能帮你的。”

海东透过仓库角落的大镜子,看到士的双眼泛着深红。

“你说真的?”

“你猜?”士反问。

这下猜谜的人换成海东了。

“我明白了,你开个条件吧。”

“聪明人。条件我到时候会跟你说的。”

“果然没赌错,从在学校里见你的第一刻起,我就觉得你不是普通人。在那之前我还能随时找你吗?”

“可以,海东大树同学。”

 

====

士曾是他家族中最引人骄傲的一员:有高贵的身份,强大的力量。最后他却背叛了他的家族,成为了逃亡者。直到有一天,他被现任的族长给抓了回去,被愤怒的族人处以极刑。

月圆之夜,族里的几个年轻人,当着士的面把抓来的人类杀死,并用他们的血液在地上画出复杂的魔法阵。士当即就明白了族长想做什么。这是族里传说中能把吸血鬼变为人类的仪式,千百年来只有两次成功过,所有仪式失败者都在魔法阵中化为灰烬,而幸运活下来的那两个,则被丢到野外由野兽吃掉,所以这个仪式成了家族对罪人的最高惩罚。士所犯下的,是最重的叛族罪。

至于他为什么会叛族,士自己也想不起来了,那个仪式对他的记忆影响产生了不少的影响。魔法阵的火焰点燃了他的全身,就像火柴一样,一旦点燃,没有人为熄灭就会一直烧下去。

 

时间过去了多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士不知道,反正他醒过来的时候自己被抛在人类与吸血鬼的边境线上。由于很久以前吸血鬼与人类签署的边境线协议,普通的吸血鬼在边境线会被血猎给杀掉,但是士已经不需要为此担心,他已经是人类,被发现只会被遣送到人类社会去。对于曾经逃去人类世界生活过的士来说,这并不困难,只需要找到守境人,就能去人类那边了。当时那一代的守境人是谁来着……好像叫剑崎?

呀,几百年了谁还记得。

被剑崎送到人类世界之后,士去了距离边境线很远的城市,他在那里住了十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与当地人相比,士完全没有老化的现象。没有在意,士又住了几年。普通的年轻人,在十几年间的老化是非常明显的,可士基本看不出变化。这几年间,丢失的能力也突然出现恢复了一些,意识到不对劲的士,后来就离开了那个城市。

 

几百年的时光,士所遇见的人们一个个老去,而他却一如从前,明明已经变成人类的他在几十年内就该死了,士认为那个仪式一定还隐藏着其他秘密。为了不被人怀疑,总是不断地变换着地方。大约二十年前,士来到这座沿海小城,并把当地一所新建的中学当作据点,利用催眠术在这所学校心安理得当起了学生。

没想到,在二十年后遇到了对吸血鬼超级狂热的海东大树。

 

这家伙天生带着一股精神能量,一些小魔法对他根本没用。在开学的第二天,他当着全班的面对老师说:“老师,门矢同学的作业是白纸哎。”士用了催眠术,每天上交的作业都是白纸,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老师斥责海东:“说什么呢海东同学,门士同学可是把所有作业都交上来了。” 

所幸的是老师教育之后,海东并没有把这件事闹大。不过比较麻烦的是,海东缠上士了。

“你用了什么办法让老师他们相信你的?告诉我嘛,我想知道。”

 

士走到哪里海东都跟着。催眠术对海东没有用,士完全没法摆脱他。最后,跟踪行为越演越烈,摸清了士所有底细的海东,趁人不备,一棍子把士打晕了拖进仓库。不管活了多少年,人的身体还是很脆弱的,于是乎发生了开头一幕。

 

关于让海东变成吸血鬼的方法,士明显是骗人的。就算有吸血鬼的力量,没有吸血鬼的血液作为媒介,是不可能把人变成吸血鬼的,但是海东的作用,绝对不能小觑。在这二十年间,士感觉到自己吸血鬼时期的能力在逐渐恢复,这说明那个仪式并没有把他完全转化为人类,而且仪式的力量越来越弱,时间一到士说不定就会作为吸血鬼转化回来。可是以恢复的程度来看,士至少要再等上几百年才行,这时候海东的作用就来了。士有一种特殊能力叫“吸收”,可以通过血液获得对方的力量,海东自带的精神能量正式帮助他恢复的绝好粮食。

 

“随意找个时间吃掉他吧,留着也是个麻烦。”这么想着,士躺在放置于仓库旧桌子上,沉沉睡去。

月亮缓缓走过天窗,仍是缺了一部分,还差几天,就到满月了。

2014/10/11 23:06 (未完?)

                      

晚上空无一人的学校,海东翻过围墙找到了士经常待的放置体育器材的旧仓库。但他没有直接进去,反而是在周围饶了一圈,像是在防备着什么,确定四周无人了,这才进了仓库。

“你来得真早,我还以为你怕得不会来。”士坐在一根平衡木上,有节奏的拍几下手,表示欢迎。

“那是自然,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呢。”海东从阴影中走出来。

“我就喜欢勇敢的人,坐到那把椅子上去吧。”

“椅子?”

仓库被整理出来了一处空地,由红色的液体在椅子周围画出了魔法阵一类的东西,顶上正好有光透过,月光正透过天窗照进来。

“原来如此。”海东嘴角翘起来,欣然坐在了椅子上,“那么阿士呢?”

“很好。我呢,当然和你一起举行仪式了。”

还在几米开外的士,在海东眨眼的瞬间就站这了他的背后。

“该说,不愧是前吸血鬼吗?”

“多谢夸奖。仪式也差不多要开始了。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海东答。

 

“还有30秒……”士轻声说着,将脸靠近了海东的脖子。

/

”四,三……“倒数着,在士要开始吸血的时候一把黑蓝相间涂装的手枪抵在了他的额头!

”不要因为肚子饿极了就不顾其他啊,阿士。“

“喂喂,这是开什么玩笑?”士被枪威胁着,只能顺着海东的动作慢慢往后退。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抓到你的这天。”海东嘴角翘着,发出了轻微的笑声。

“这么说,一开始你就是别有目的接近我了?”

“正解~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稍微做点牺牲还是值得的。明明是吸血鬼,身体却又是人类的例子可不多见。”

“你做了牺牲?我怎么觉得总是我在迁就你啊,海东。”士忍不住笑了。

“你能笑的时候只有现在了,等我抓到你再卖给研究中心,我就有大把的钱用不完。”

士这才注意到,海东在仓库外饶了一圈是为了布置结界吗,怪不得开始有不舒服的感觉,不过因为这点小事就陷入困境,那还真是丢吸血鬼的脸。士决定说几句话拖延时间看看。

“人类真是麻烦。一会儿想变成吸血鬼,一会又想把我当研究材料给卖了。真是无常。你把我卖了一辈子都会是个人类了,会生病会老会死,当个吸血鬼多好啊,至少不会活得那么难看啊也拥有普通人没有力量,况且有我在,我可以教你很多你不知道的生存技巧,还有……”

 

“你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海东向前走了几步,看来劝说无效。

“好吧,看来也是。我们互相都打着小算盘呢。”士耸耸肩。

不过,突然出现的震动打断了两个人互相揭露真相的尴尬。

“啧,协会的那些人吗?”海东不耐烦地说, “设了结界也能找到,一群闻到气味就跑过来的狗!”

“我好像很受欢迎啊。”士不紧不慢调侃到。

“你被协会的抓到了我还怎么赚大钱。当然,你也别想逃跑!”

“哦,那请海东大人先救救我呗。”

“逃走手段也不是没有,只要我打开次元开口就能……”

“哗——”海东随手在空气中划出一条线,岂料到还没说完,那条线就被破开掉出两个人来。

“……通过,异次元,逃跑。你们两谁啊?”

“抱歉抱歉,我们是来找你和门矢士的。”高个拍拍屁股站起来,“我叫剑崎一真。”

“相川始。我们只是路过的吸血鬼罢了。”矮个冷冷地说。

“先不说这个,阿始我们快救人吧。血猎协会的快了。”

“嗯,剑崎。”

“唉等等,你们……

场面并不算混乱,只不过是叫剑崎和相川的来者把海东和士一起拉进了空间开口里。士所画下的魔法阵在一定时间内会消失,所以当血猎协会的人闯进来之后,现场什么也没有。

 

穿过空间,士和海东来到了像是某处居民房里的样子,大概是什么人的家里。

“有点乱,不过随便坐哦。我去泡茶。”剑崎起身进厨房,客厅就剩下三个人。剑崎一走开,相川的脸就冷下来了:“本来你们两个怎么样我是不管的,但是神拜托我们,剑崎又和门矢见过一面,我们就没办法了。今天一去你们居然在做那个魔法阵,简直胡闹。”说着相川在士的头上给了一记手刀。

“好痛,你谁啊!”士抱头嚎叫。

“闭嘴!”

“噫……”

士抬头,一双血红的眼睛正和他四目相对,那双眼睛,还有无法反抗的压迫感,这个相川绝对是比他高位许多的吸血鬼。而海东,自然也被相川突然散发的压迫感给吓出一身冷汗:“相川先生,请问你是……”

“我是第三代。”

相川仍然面无表情,但是眼神里明显看得出来他在炫耀。

“难道您是传说中第三代的吸血鬼吗!啊好痛。”士不自觉向后倒却撞到了沙发。

“小子哎,叫太爷爷你都够不上边呢。”

“大人有大量,求您放过我!”

海东万万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士这样的表现。

“茶泡好了,还有点心请用吧。”剑崎终于端着茶水会客厅来,“阿始你对门矢他们说了什么没有?”

“我跟他们说这事本来不归我们管。”

“没有这么解释的啊……确实本来不归我们管。”剑崎挠挠头,盘腿坐下来。

“不好意思重新介绍,我叫剑崎一真他叫相川始。阿始是吸血鬼,我是人类。今天来救你们是受了神明的指示。当初把你送到人类世界的好像就是我,我本来想直接拒绝的,但是一想和我也有那么一点关系,撇清走人好像不太好……”

“什么!?”这大概算士受到的第二次冲击。

“毕竟过太久了大家都不记得了嘛。好了好了,我们说正事。神说你们今天会做奇怪的仪式,血猎也盯上你们很久了,所以拜托我们来救人。”

“等等,我二十年都在这个学校里过的,就没有被血猎协会的发现过。”士说“而且你一个人类能活这么长时间吗?”

“我是阿始的血仆嘛,有契约关系在的。”

“哦,原来如此。”

“说正事。海东的动作太明显,才让门矢被血猎协会的人发现了吧。”相川指着海东。

“唉……”海东没想到话题会突然指向自己,但他并没有惊慌,“都怪协会那群人啦,鼻子那么灵。阿士是我的猎物,谁都别想抢。”

“我说你没听相川太太太爷爷怎么说的吗?血猎协会的目标是我们两个。怎么吃上了?”士一脸鄙视的表情。

“点心都端来了干嘛不吃。”

“听着好老。还是别叫我爷爷了。”

“好的相川前辈。话说回来你和剑崎前辈说的神是谁?”

“掌管万物,一切起源的存在吧。说实话我也不太明白,神要救你们两个的原因。”

“这么一解释感觉我几百年塑造的世界观都不对了相川前辈……”


评论(4)
热度(13)

© 文废的懒人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