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自绘
#腐向#
圣斗士/T&B/假面骑士/蜘蛛侠/游戏王。 安定脑洞搞paro,自己产粮自己吃。
然而长期产不出来【。
现在基本是个废人,日常杂物比文多……
想象力缺乏,天生负面情绪重。想做一个随心所欲不受别人影响的人。

LOF这边叫羊肉
渣图请走子博《画废的挡雨棚》(嗯
长期情绪低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好。
跟某些人生气只是浪费时间,道不同不相为谋。

=======

YGO腐向综合群297578073,有兴趣加的欢迎

隼brain【A5x老司机,跨次元拉郎注意】

前言:由于A5和老司机有一些关联性和某段时间两人身上梗太多,导致我产生拉郎的想法。不过现在还处于只是想让两人互相说说话的阶段OTZ

感谢微博上的特摄拉郎主页,让我实现了写这个拉郎的心愿【闭眼】

跨次元不是我的锅,是官方先的,都是官方先干的!【NTM

 


brain(前期隼X后期brain

 

或许是次元移动的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隼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空间。

周围全是白茫茫的一片,眼前只有一把像是摆在公园内的休闲长椅和一个写着字双向箭头。长椅有靠背,长度也正好能供两个人坐下。双箭头在长椅对面,分别指着两个方向“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

只是站着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在未知的环境里贸然行动反而会陷入危险之中,不如坐下来想想对策。

 

安静,除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外,其他什么也听不到,隼就那样坐了几分钟。

“双箭头应该是提示,但是乱走的话不一定顺利到达目的地……”

“哎呀哎呀,好稀奇,这种地方竟然有人!”一个略显聒噪声音打断了隼的思考。

“你是谁!?”反逆者的条件反射,让隼立刻跳起来抓住那人手腕,一个动作就将他压倒在地,“说,你是谁!是不是融合次元的!”

“痛痛痛,我叫brain,只是路过而已啦。融合次元什么的我不知道。快让我起来啊!”

“切!”隼极不情愿,抱怨一声才从brain身上起来。

“哎真是的,现在的人都那么容易激动吗?”brain拍拍身上的衣服,“有椅子,除你之外还有人坐吗?”

“没——有——”隼故意拉长声音,双手抱胸坐在了长椅上,当然另一边的位置被brain占去了。

“刚才抱歉了,因为我家那里在打仗,对陌生人都必须要有警戒心。”想起刚才的表现,隼觉得自己还是道歉比较好,免得误伤无辜人,但防备的心绝对不能松懈。

“没事没事,身边尽是既恶毒又无情还无怜悯的家伙,我已经被欺负惯了。”brain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方巾擦拭额头,“话说回来,你的发型有点特别呢。”隼立刻眼睛瞪了过去,吓得brain赶紧转移话题:“刚、刚才我也说了我叫brain,要通过这里去一个地方。你叫什么,要去哪里?”

“黑咲隼。我要从这里出去,去基础次元。”隼没好气地回答。

“基础次元,那是什么?黑咲君是从哪里来的,难道你是异次元人?刚刚你说的融合次元又是什么?”

“好烦啊你,不知道就算了,别老问我!对啊,对你来说我就是异次元人满意了吧?反正解释了你也不懂,总之我就是穿越的过程中,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了却没到目的地啊!”

“唉,早说嘛。我要去的地方离这很近,只要穿过这里就能到了,不过黑咲君想离开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

“什么?”隼愣了。

“你能看到那块牌子对吧?”brain指着那个双箭头,“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你应该懂的。”

“不可能,我明明还活着!”隼猛地站起来。

“那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活人?我原来的世界里连次元跃迁技术都没有做出来,却有一种由程序衍生的怪物。在你的世界里没有这种怪物对吧,这不就是说明一切皆有可能吗?所以冷静一点啦,黑咲君。”

“怎么可以死掉,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非做不可。”隼握紧了拳头。

“所以说冷静一点啊,黑咲君。你现只是穿越次元到了这里,说明你还没有真正死掉啊。我可是很聪明的。”brain还是笑嘻嘻,说出了自己的推断。

“那我走‘这个世界’的方向就能从这里出……”隼又坐回了椅子上,指向右边。

“不要想当然啊,黑咲君。”brain打断了隼的话,“要找既正确又无误还万无一失的路。”

“brain,难道你是……”

“我只不过是路过这里,要去一个地方罢了。啊,再说下去就是禁止事项了。”

“是吗……”

“起初只是看到你一个人在这里,我有点好奇就过来搭话了,你比我想象的还有意思的多。我说那么多话你一定很烦我了吧?不过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想我们也该就此别过。”

brain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向前走了几步,隼在他背后所以不知道brain此时是什么表情。

 

“没想到在走之前还能救到一个人,明明这么讨厌人类的。不过我现在都无所谓啦,谁叫我既优秀又诚实还……呢。再见了,黑咲君。”brain向右边走去,身影渐行渐远,消失在那片白雾里。藏着三个词排列的句式,在之前的交谈中brain也用过,可惜隼到最后也没有听清楚这句话里他的第三个词是什么。终于,隼听不见他的声音也看不见他的背影了。

 

“既优秀又诚实……哼,无聊。”一反初见brain时的表情,隼竟然笑了,“刚才遇见的,我就当做是梦好了。”

隼起身往brain离开的反方向走了,那是唯一的通往真实世界的道路。他必须尽快到达基础次元,找到救出瑠璃的线索。

睁开眼睛,隼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基础次元,身边是跟随他而来的反逆者的同伴。

“怎么了,你脸色不好的样子?”

“游斗,别担心,我没事。”

隼定了定神,看向远处一栋最高的建筑,LSD三个大字映入眼帘:“游斗,我们走。”不知为何,brain的声音却在脑子里出现了,隼突然想再见他一面。

 

“谁叫我既优秀又诚实还……呢。再见了,黑咲君。”

那个家伙嘴上说着再见,怕是这一生也不会再见了,然后有一天再也记不得见过。他是谁,又将去哪里,都会变得不那么重要。这一切,隼都明白。

 

而brain走之前说的第三个词到底是什么,大约是没有人知道了。

 

 

—完—

 

2016 / 9/ 7


评论(1)
热度(5)

© 文废的懒人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