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自绘
#腐向#
圣斗士/T&B/假面骑士/蜘蛛侠/游戏王。 安定脑洞搞paro,自己产粮自己吃。
然而长期产不出来【。
现在基本是个废人,日常杂物比文多……
想象力缺乏,天生负面情绪重。想做一个随心所欲不受别人影响的人。

LOF这边叫羊肉
渣图请走子博《画废的挡雨棚》(嗯
长期情绪低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好。
跟某些人生气只是浪费时间,道不同不相为谋。

=======

YGO腐向综合群297578073,有兴趣加的欢迎

Zack戒

以前答应过要写的zack戒,本来写了一部分,因为刷机我手机的文档丢失了,这是重写的。当时我怎么就忘记备份了……趁着请假养伤期间能写多少算多少OTZ

还有我文力也不行了,只能几百字蜗速……


『流逝』

1

zack第一次见到戒斗是在高中,那时候距离驱纹工厂破产已经过了好几年,但“工厂被收购后驱纹家家破人亡”这件事仍然在在坊间小巷流传。

关于驱纹工业破产的原因zack并不关心,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戒斗就一直很在意。除了坊间的传闻,大概是那个人一直坐在他邻桌的原因?

 

“喂,我橡皮掉你那里了。”

大约过了半学期,这是zack第一次听戒斗跟他说话。不同其他人,嗓音有一点嘶哑。

“嗯,啊,戒斗同学……给你。”

“谢谢。”

把橡皮捡起来递过去,出乎意料得到了一声谢谢。在zack眼里,戒斗那副不良打扮看起来不像会说谢谢的人呢。

“不,不用客气,驱纹同学。”zack只是轻声回了一句,之后两个人就各做各的事情了。大约上过一堂自习后,到了放学时间,zack也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少见的是今天的教室门口特别的闹。一个剃着光头的男生,带着几个人凶神恶煞走了进来:“驱纹戒斗是那个家伙啊?”

周围的人却已经悄悄议论起来:“不是吧,三年级的那个……”“谁会惹到他?”“肯定是驱纹吧,我们班只有他看起来最像不良了。”

 

戒斗默默把书包收拾好,站到了光头面前:“这儿不方便,我们出去说。”

“好啊,正好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光头居然答应了。

“驱纹同学!”zack一看这场面,忍不住担心起来,这算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戒斗转头看了他,就向教室门口走了。

简简单单,“没事”这个词戒斗说得很轻,但zack还是听到了。看着戒斗和那几个人出去没过几分钟,zack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让他跟了过去。

 

学校后面有一片小树林,基本没什么人,戒斗就和来教室的那几个人去了这里。zack自然是悄悄跟着来到了这里。

“前两天伤了我小弟的就是你吧?胆子不小啊。”光头提起戒斗衣领,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戒斗自然也能看清楚对方眼中的嚣张气势。

“谁啊?你那个小弟是前天被我打残的田中还是上周被我打伤的山田?”

戒斗无所谓的语气显然让光头更加气愤了,他一拳打在了戒斗的肚子上。

“小子别给脸不要脸。”

戒斗捂着肚子向后退了两步,那一下确实很疼啊,不过他很快直起身子:“呸,老子就是看不惯那群人,打不过就叫别人来真他妈丢人,想打就来。”

“不收拾收拾你,看来是不知好歹了。”光头紧握的拳头咔咔作响。

“不……快住手!”

“是你!?”

戒斗万万想不到,今天才跟他说话的邻桌会突然跑出来。

“你干什么,出来被打吗!”

“只是不想看到驱纹同学被打我就出来了。”

“笨蛋,你会打架吗!不会就走,过个子高一点罢了,不会打架你只能成靶子!”

“我是不会打架啊,但是我不能看着同班同学被欺负啊!”

“哈哈哈一年级的你很嚣张啊,不会打架还来。”光头看着zack大笑了起来,上前就给zack一个大耳光。

 

2.

事后,zack没想到自己意外的能打。虽然那天他还是被打的鼻青脸肿还被请了家长,不过他却一点都不后悔。

那一天之后,zack似乎就一直在戒斗身边了,戒斗好像也把他当朋友似的对待。虽然父母多次说少和戒斗这类人做朋友,但zack还是一如既往。

“戒斗才不是那种人。”

 

高二下学期,从老师日渐严肃的表情也能知道,这些在教室里坐着的年轻人们,即将走上他们人生重要分歧点。

午休的短暂时间,两个人在教学楼的天台上吃午饭,今天恰好没什么人来天台,所以周围异常安静。叼着筷子,zack看着天空,似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喂戒斗,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怎么了,突然说这个。”

戒斗不明所以,却看到zack好像在那很苦恼。

“就是那个啦,关于考大学的事情。我爸妈想让我以后去东京。”

“那挺好,不用在沢芽这个令人生厌的地方活着。”

“可是沢芽市我也觉得不错啊……虽然是对我来说。”

“那你有什么打算?”吃完便当,戒斗平躺在地上

“不知道啊,大学或许会上吧。不过我还是觉得和戒斗在一起比较好玩。”

“别说笑了,我可是个明天连学校都上不起的人,陪不起你这个优等生。”

“别这样想啦,船到桥头自然直。啊,对了!”zack突然想起什么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了七八折的宣传单,“世界树财团的街舞比赛宣传单,你不是一直缺钱吗,前几名都有奖金。戒斗你跳舞挺好的,可以去试试。”

戒斗拿过宣传单随便看了看,又把单子递回去了:“算了吧,世界树的东西我一点也不想碰。”

“对不起,我忘了你因为世界树……”

“那只是我家的事,你不用在意。”说完,戒斗闭上眼睛,让自己沉没于黑暗中。

“但是好可惜啊,第一次看见街舞比赛有这么高的奖金呐,不赚太可惜了,这笔钱能做好多事吧,能吃好多东西吃到饱。戒斗的话,一定能得第一名吧。”zack又看了一遍宣传单。

“……zack。”

“哎,你怎么坐起来了?”

“宣传单给我,我要再看看。”

“你不是不参加吗?”

“这个和那个是两码事,在世界树那里赚一把也算给我消消气。你也说了,我一直缺钱。”

“果然是戒斗呢。”

“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小聪明?正好我也跟你说几句。zack,每个人都是他自己人生的主角,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只是生命中的过客,迟早有一天都会不见,对你来说我也是迟早会见不到的人,所以不要把太过依赖他人,你自己的路只能自己走。如果一辈子能遇见有愿意帮助你的,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

“喂,最近研究哲学了吗,怎么突然长篇大论?好奇怪。”

“只是自己悟出来的道理,突然找到了可以很帅气地说出来地方。”

“不过你说的不是没道理。”zack像戒斗刚刚那样躺了下去,“不过这些对现在的我们来说不是很遥远吗?”

“谁知道。直觉告诉我你刚才有什么想跟我说。”然后戒斗也重新躺了下来。

“戒斗,要是你参加就把我带上吧,我想跟你组队。”

“你?哼,笨手笨脚的,才不带你。”戒斗说这句话的时候中间忍不住笑了两声。

“我会好好练习的嘛,戒斗你教我,反正还有好几个月,两个人组个组合比一个人能玩出更多花样来不是吗?”zack这样回应着,脑子里已经开始规划起未来几个月怎么排舞的事情了。

 

3.

学习,学习,每天都是紧张的学习。对大多数人而言,当然是想考个好学校。zack就这样每天保持着学习强度,放学之后再和戒斗一起找地方练舞。此时距离街舞比赛还有两个月,经过不断练习zack终于掌握了戒斗这套独立编制的动作。不得不说,戒斗在舞蹈上确实有天赋,也很会教人,无奈这时候的zack除了个子高身体一点也不灵活,练了好久才学会这套动作。

 

第一次听说戒斗会跳街舞的时候,zack是怎么也想不到戒斗这种风格的人也会跳舞,还笑了好久。

“还有两个月了,我怕我要给你拖后了戒斗……”

“zack,当初是谁说要参加的,别现在来后悔。”

“啊我知道了但是我害怕啊。”

“都这时候了害怕什么啊。”

“是,我错了,对不起。”

“真是,别贫了。”

 

时间如流水,恰巧说的就是这样,很快就到了比赛当日。

戒斗和zack排队拿到了号码牌:5号。一共十支队伍,出场顺序不上不下。快到出场,zack却紧张地在后台来回走。

“你要是害怕,我一个人也可以上。”戒斗说。

“戒斗你又这样,都说我不会退出了。”zack一眼识破戒斗的激将法。

“所以你在紧张什么,马上该我们了。没拿到冠军我就找你要奖金。”

“唉,当初都是我的错,跟你来参加比赛。”

“啊?”刚刚zack那一句,是用最近的一首流行歌曲的调子唱出来的。不过戒斗马上跟上,又用同一首歌的调子唱出来:“不要到头来当胆小鬼,是你叫我来参赛,现在又想不要来,我输了可怎么办,我真的会找你要奖金~~”

“救命,戒斗你……一本正经唱这种词,哈哈哈哈哈哈!!!”zack终于忍不住笑了。

“放松了没?”

“放,放松了。哈哈哈戒斗原来你也会这样啊。今天跳完之后我请你吃饭。”

“可以啊。”


上台前,zack看到了总是板着脸的他的少见的笑容。

 

当然,就像是老天为了回报两个人这段时间的努力,两个高中生得到了比赛得了第一名。不过这场比赛是直播的,zack和戒斗偷偷练习去比赛的事情自然是被家长知道了,好在拿了个第一,给学校和家长长了脸,两方都不好说什么。

 

最后关于比赛奖金,戒斗只要了一半,剩下给了zack。虽然zack表示戒斗拿走全部也无所谓,本来当初是想叛逆一回做平时不会做的事才跟着组队参加的,不过戒斗还是只拿了一半。

 

“当初是你告诉我有比赛,这是你应得的。”

“但是戒斗你全部拿去我都没关系啊。”

“人要知足,现阶段的我就暂时这样了。还有……”

“嗯?”

“该收心去学习了,优等生。你和我毕竟是不一样的。”

 

4.

转眼间高中生涯结束,毕业后zack遵照父母的意愿还是去了东京那边念大学,实际上以他的成绩考去那边的好学校也完全没问题。

读大学期间,zack仍与戒斗保持着联系。

 

大一的假期,zack回到泽芽市。和戒斗一起玩才知道了这一年泽芽流行起了跳街舞,还有人在网络上建起了舞队排名。

 

“哎,这可真是少见。想当初我们去跳街舞,赢了比赛都被家长说了一顿。”

“日子不同了。”

zack去了戒斗一个人住的新家,戒斗则在一旁准备招待他的食物。

“说起来我好久没看见阿姨了,她最近还好吗?”

“她走了,所以我现在是一个人了。”

“对不起……”zack低下了头,“什么时候?”

“三个月前。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了,而且她照顾我也确实很累,是该休息了。”

“戒斗……”

“好,不说这些事情了,你先看电视吧,等下尝尝我的手艺。”

简单的几样炖菜,和几瓶啤酒,两个人吃得不亦乐乎。虽然一开始zack说没成年我们不能喝酒,但一想这是难得的小聚,管他呢开心就好也喝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室内气氛变得温和起来。电视里放着沢芽新闻,看外景主持人在电视里非常卖力的表情,zack忍不住笑起来。

“说起来,你去东京那边读的什么专业?我都忘记了。”

“牙科啊,以后当个牙医欺负欺负小朋友好像也挺好。嘿嘿。”

“说得好像你是个大魔王似的。”

“不不不,我只是大魔王的手下,我心中真正的大魔王——是戒斗啊。”

“你又来了。”

“当年又会打架又会跳街舞,为人处世冷酷无情,方圆一百里都无人敢接近。只有我这个手下才敢和你对话。嗯,很棒。”

“喂……”

“既然你都问我了,那我也要反问。最近戒斗过得还好吗?”

“啊……一般吧。”

“工作呢?”

“还没找到。”

“那要加油啊,戒斗君!如果我成了牙科医院的院长,已经一定会把你请过来工作的!”

“你啊……现在现在真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压抑自己总是不太好的,偶尔还是要放松。爸妈不在,总不能让朋友看到一个虚假的自己吧。”

“你也是辛苦。”

“话是这么说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

“……也是。zack,说没找到工作,其实我算在干一门兼职吧。”

“什么?”

“在一个街舞队,做替补队员,平时也帮忙做做后勤。但那家舞队的赞助商的世界树。”

“你怎么去那里了?”

“因缘巧合,我也没想到舞队是世界树开的。不过生活倒是够了,能住这间房子也是在那工作送的福利。但那不是真正的工作,我还有更远的目标。”

“戒斗一定会越来越强的,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我都会帮。”

“如果我有一天组建新舞队的时候,你会来吗?”

“肯定会啊,毕竟我们当年可是第一名。话说回来,如果建了舞队你想叫什么名字?”

“巴隆队。当然是那时候组合的名字。”

“创新一下啦,武士风格的名字怎么样?武藏啊,小次郎啊……”

“那个更土好不好。”

“哪有哪有。”


评论
热度(2)

© 文废的懒人窝 | Powered by LOFTER